Sale!

Novel serialization of China’s cutting-edge online writers中国新锐网络作家小说连载

$2,000.00

“明天你需要去户人家“我的一个比特位远方表过去了,在潜鸸那边,你老房了,不是那个去的地方,代我去参加他的葬礼,收拾东西,即刻就走,三四天的便便到了。”

“行,我这就去准备。”

“你要知道那里的路是极不好走的,而且那里的山林从来都是北路的路,你到了潜鸷,即走,取着两旁长着桑葚的走,到八九大道”

“那路有什么邪乎的?” 我不禁发问。

“咳,山深林老,免不了一些精怪,只是他们走私里肆虐,你在大道上简直是绝无事的。”

“哈哈!”这世上居然有怪?这世上精明的是没有私塾禁精的,太公小时候经常怪来吓死我的鬼火也是这样的世拿磷怪,我不觉得荒。的,小时候我,现在我这,何必拿的玩意儿又吓我了。”

“这可从来不是你,”太公叮嘱的不是你的平和,而且不是正道,“不是我去叮嘱你需要一次正当地记录,我若近处,你身边的那些改道的代名词,我去的地方, ,因被精怪度住,便脱身不了了。”

“是。”

第三天下午便了潜鸷,到了不过是个山中小县,昏黄的光在栋栋栋的土屋上,街上也少有人行人,这里透着话音似的荒凉。 寻着一个小摊,买有一些糠饼正准备好吃。 那小贩见我是个赶路行装,即问我要去哪里。

“老寨。”

一时竟有一些惨烈的 谨记着道:“那地方可有异样,”他着北,思量了霎许,又道:“天正要黑了,那里去是极不合时宜的,不如在我那投宿一晚,明天再赶路罢。”

“不了。” 他定是想誆我的投宿錢,生意人都是極其狡詐的,“我有著要緊事,即刻就要走。” 說罷便向老寨方向去了。

……

天愈發的黑了,我點上了煤油燈,路上已不像剛出城是散著人家了,兩旁的密林也愈發的深,遠方的山在黑暗裏變成了略顯猙獰的黑影,風刮過山間的間隙發著嗚嗚的吼聲,林裏偶爾傳來幾聲鴞鴣的叫聲,我覺得有些陰冷,不經加快步伐趕路。

行了兩刻鐘,望見前方的桑葚變竟散著靈光,我有些好奇,往前探去,是一顆碩大的靈芝。 古怪的是它竟散著瑰妙的光,那光一下散著紅黃似是琉璃,一下又散著青藍似是玄玉。 啊呀,世上竟有這樣奇妙的東西,若是拿回去給太公,他定也要嘖嘖稱奇。 雖然太公說不能進這山林,但這靈芝只在桑葚邊,想來也不算事,權且摘了靈芝繼續趕路。 又走了片刻,那靈芝竟發著一股沁人心脾的奇香,清新至極。 這靈芝看來真的一件奇物。 只是聞著香頭腦卻有些昏沉,忍不住閉眼搖了搖頭。 噫! 這桑葚道先前還是直走,怎麽剛剛變成了左拐了。 揉了揉眼,仍是向左延伸著。 該是先前聞著靈芝的香味看走了眼。 便繼續沿著路而行了。

行了許久,望見了前方傳來的火光,近些便望見了路旁確有一戶木樓,座在道旁的小丘上。 樓裏人聲鼎沸,混著道士和鑼鼓的聲音。 我不禁長舒一口氣,終於到了。 踏上石階,屋前站著一人,留著斑白的山羊胡,額高眼細,鼻長嘴窄,望見我來恭笑著問道:“你是?”

“我是於青臣的重孫,於謙益,太公最近哮喘的厲害,不能親來弔唁,只好派小孫來。”

“哦哦,原來是青臣的重孫,沒想到竟有這般大了。” 他感慨道。 “我也算是你太公的至交,稱我阿公便是。”

“是的,阿公。”

“呵呵,甚好甚好,”他捊著花白的鬍子輕笑著,“趕這樣遠的路該是很餓了吧,先入席吃飯吧。”

我便別了阿公去了席桌。 周邊也坐滿著席客。 坐我旁邊的是一比特纖瘦高大的中年男人,圓眼塌鼻,顴闊嘴細,眼裡透著些陰翳,旁邊的婦人竟把座椅移開了些,似是十分不情願與他同坐,桌上其他人不時的望他也是眼神虛碩。 這莫不是鄉里的的惡主,眾人居然都這樣畏他。 他見我打量著他,扯著他有些沙啞的聲音問道:“怎麽?我臉上有東西麽?”

“沒,沒有。” 我立刻轉回頭,意識到自己的失禮卻不敢再與他多說話,他的眼裡有一絲淩厲和狡詐,陰冷的讓人後怕。

“真是無趣,你看著倒不像個山民,城裡來的麽?”

“是,從萊陽過來的。” 我十分謙恭道。

“嘶,我便說,”他思量了一些,又露出狡黠的笑。 “這去世之人是你何人?”

“是在下太公的堂弟,我太公因哮喘不能趕遙遠路途,只得讓我代來。”

他聽了竟有些嘴角上揚,“那你可知逝者因何而逝?”

“這,太公卻未曾與我說起。”

“我堂叔十六晚上跟往常一樣伏在書屋裏練貼,忽的聽見雞舍的雞驚叫不已,想來必又是山裡的黃鼠狼來盜雞了。堂叔即出門趕,卻看見了一隻通體火紅的雄駒,那赤駒曳著尾巴圍著他周身轉了兩圈,奔向桑葚邊的灌木林裏去了,堂叔以為奇譎,直往追趕,半夜才回家,別無他話,只是不停練著‘掣斷 絲韁搖雨轡,火龍飛下九天來’,第二日醒來竟神智恍惚,嘴裡練著些‘犄角之勢’‘悔矣白樓’,和昨晚那句‘火龍飛下九天來’之類莫名其妙的話。 請來郎中也束手無策,抑鬱癲狂了兩日,早上便永遠沉沉的睡去了。”

“這倒詭怪,”我有些驚異,“這茫茫山裡,何來的赤火雄駒?”

“哈哈。” 他竟大笑起來,“雄駒自不在這山中,亦在堂叔心罷了。”

“難道堂公看到的是自己臆想的?” 我不禁疑惑。

“這裡山深林老,少有人烟,自有些野物得以滋養,亦為精怪。那天又是十六月圓,靈氣甚濃,一些精怪乘著夜出來惑人也常見。”

“這世上真有精怪?” 換做前些時候我是斷不信的,現在聽了堂公的事倒十分好奇起來。

“這世上的事本就虛虛實實,實實虛虛,”他露出令人尋味的微笑。 “信則有,不信則無。”

這話倒說的聽亦有理,卻實為屁話。 “若真是精怪,又如何讓堂公抑抑而逝?”

“能幻出這樣的雄駒,自不是什麽小精小怪能做。寨裡早年有些隱晦的謠傳,說這山中有一條四百年的蟒蛇精,能參悟人心,專幻些宜人的物件引人進山林,吸完精元便放人而去,可人已經被吸取了精元,只得在幻境裏循環往復,無法掙脫,最後躁鬱而終。”

“啊呀呀”這卻離奇得很。 “這世上居然有這樣奇怪的事。”

他見我有些受嚇,又隨意道:“天地闊沃,無奇不有,人何能盡知天下,愚傲地陷在自我偏見之中,連自己的真實處境都不清楚。你不知道的事,倒還多著了。”

此時飯菜以上了,本想繼續在問些精怪的事,也只好先吃飯再細細追問。

……

飯畢,阿公走到正門,捋了捋鬍子,正謹道:“咳咳,諸位,這一桌即是最後一桌了,幾刻之後便要散花了。今天是最後一晚,承謝各位來此弔唁吾兄,我徐謹在此謝過大家。” 遂拱手去準備散花事宜了。

我覺肚裡有些氣脹,便去茅廁解手。 正行在房廊時,迎面撞來了一個醉翁。

這人相貌猥瑣,身軀矮小,衣冠不整。 應是一個只知宿醉的老酒鬼罷了。 想到此,不經有些鄙夷。 我向來是瞧不上形猥氣昏的人的。

他瞥見我眼有輕視,站定望著我。 “可笑可笑。” 他輕蔑著笑著,聲裏透著酒意。

“你笑些什麽。” 我有些氣憤。

“我?” 他不禁放笑,“呵哈哈哈,我笑一個將死之人竟毫不自知。

“你這老頭滿口胡謅,好不禮貌,”我愈感到憤怒了,“我如何成了將死之人?”

“老寨的人早已被山林裏的精怪吸走了精元,竟皆斃亡。深山老林只你一人入精怪之群,你不是將死之人誰是?”

他這話倒極為驚悚,不過一個醉鬼,應是堂公去世村裡謠傳精怪的風聲甚濃,加上喝醉後神智不清所以才有此話。 “深山愚民,封建俗昧,這世上哪有什麽精怪。” 我便不理會他,徑往茅廁去了。

那醉老頭卻也不在多說,往堂屋去了,嘴裡念著些:夫醉者之墜車,雖疾不死; 骨節與人同,而犯害與人异。 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追亦不知也,墜亦不知也……。

……

回到堂屋,心裡思量這那醉鬼所說,想再追問些,卻怎麽也尋不見。 真是古怪,我突然覺得這堂屋擠滿了人,聲鬧喧嘩,燈火通明,卻有一股難以言語的陰冷。 見阿公走了過來,我徑去叫道“阿公!”

阿公望見我,便快步到了跟前。 “怎麽了?” 他一臉關切的望著我。

“這世間真有精怪麽?”

他好像覺得有些突兀,轉了轉眼珠,“呃呃,這…精怪的有無,倒是這山裡常有傳言,卻從未有人見過,想來不過是人心裡的精怪罷了,你是個讀書人,如何能信這些虛無縹緲的。”

雖然心有疑問,但阿公一番話也很在理。

阿公見我若有所思,輕拍了拍我的肩,“不需想這些無用的,要散花了,你雖不在三代以內,卻需代你太公,稍後便跟在道士身後吧。

“嗯。”

屋前的場壩各處已插好了香,老寨此地的散花需是道士領著逝者後人披麻戴孝在場壩繞走,為逝者祈安,生者祈福。 我跟在了道士後面,而我後面正是先前與我談說精怪的男子—我逝去堂公的侄子。

道士在前面唱著些‘欲少留靈瑣兮,日忽忽將其暮‘的辭句。 我覺得有些無聊,心裡卻思量著此前中年男人和那醉老頭與我說的話。 倘這世上真有精怪,那先前路上那靈芝豈不是精怪誘我而設下的套。 思量至此,急忙去看布袋裏的靈芝,竟變成了一塊斑駁的腐木。 心一下沉到了底,莫非….這真是精怪設下的局。 那阿公豈不也是精怪? 望著走在前面的阿公,身軀雖有些佝僂,卻是一個再真不過的人,可這變成木頭的靈芝怎麽解釋。 我愈想愈覺得哪裡出了問題,卻不知問題在哪。

隊伍圍著場壩繞了幾圈便要進奠房,堂公的棺材即安放在那兒,我跟著隊伍跨過門檻,奠房牆上掛著很多彩幅,亦不過是二十四孝和道家圖之類的。

然而在走到棺材近前時,望見供桌上有一張黑白的遺像,雖有些斑駁,我卻看的真切,那照片竟然是—我的模樣!!

“啊!!!” 我只覺得心要跳將出來,這詭異的照片讓我不禁尖叫出聲。 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望向我,霎那四寂無聲。

“阿阿…阿公….這這…..?”

“嗯?” 阿公本從堂屋裏緩緩地走出,卻露出了一顆極為醜陋的老山羊的頭顱,頜上還有著那斑白的長鬍鬚。 “怎..麽..了?” 它緩緩地動著嘴唇,吐出了那幾個發音幾乎扭曲的位元組。

“你…..你!” 我癱軟在了地上,這一切都讓我覺得如夢一般,阿公居然是一隻…山羊。 這一切都是精怪所部下的局!

“好玩麽?” 身上的中年男子走到了我的跟前,“聽說經歷過極度恐懼的人,精元會有一股別樣的美味。老寨已經很久沒有來過人了,我傳出了消息給那些與老寨有故的人,終於來了一個,嘶嘶。” 他開始大笑起來,笑的愈來愈猙獰。

“不…不…”我不敢相信這一切竟是現實,他蹲下身來,細細地打量著我,慢慢張開了嘴,露出了猙獰的獠牙還有那死神般的蛇信….

“啊!”

我醒來時只覺曾做了一個噩夢,背後已盡是冷汗,卻怎麽也回想不起那夢的情景。 “明天你需得去走戶人家”太公推開門,對我說道……

Collection
  Ask a Question
Store
Category: Presale: No Sales: 0

Description

卡洛斯在故事中发现了一位中国父辈写的短文在睡梦中,他反复的恐怖故事,最终被他吞下了一个沉睡的故事。

卡洛斯: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

Average Rating

5 Star
0%
4 Star
0%
3 Star
0%
2 Star
0%
1 Star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No more offers for this product!

General Inquiries

There are no inquiries yet.